孔子讓顏回與季路(子路)分別闡述自己的志向(盍各言爾志?),其中顏回說:「願無伐善,無施勞。」,然而不誇耀自己的優點與才能、不張揚自己的功勞,這樣的美德是否通用於所有情況?是否值得我們在任何場合皆向這種精神看齊?

 

在職場上,我們都希望默默耕耘的成果能得到老闆、同事的認同。在正常運作的公司裡,業績就可以讓實力清晰可見,因此工作多做而話不用多說,只要是專注於下屬行動的老闆,都會把員工的善與勞看在眼裡,張揚臭屁只會惹人嫌。然而實際的情況大多與上述不同:工作步調快速,使老闆沒有時間好好評斷一個人;上下階級層層分明,最上位者與基層員工之間的隔著重重的白牆,猶如皇上與小妃之間隔著層層宮闕,更遑論老闆在其為不司其職的情況:左右一介人的命運全憑心情。

 

上司瞥向你的時間轉瞬即逝,上司與你的距離是全世界最遙遠,最慘的是,上司其實並不想認真待你,而此時若不努力彰顯存在感,都不好意思說自己認真面對工作。於是有了「毛遂自薦」的積極民眾,有了「我給你點好處,麻煩你幫我跟他說句好話」的情節,誰能指責他們伐善施勞而違乎「仁」呢?

 

*

 

我家開的小店裡,有一位爺爺常常來座。只要屁股一碰凳子,面前遞上瓜子,歲月的痕跡馬上從他身上一脫而落,談古論今毫無滯澀。談的是他年輕時經商成功的勝景,常得意子孫輩的繁榮裡總有自己出的一份氣力;論的是年老之後做土地仲介的生意經,一筆兩筆的土地轉手,多少的土地因他而得以安置,多少的人因他而做成了最划算的生意。總之,他是一個事業上令人展顏舒眉的能手,放在現代偶像劇裡,就是個手拿光筆的霸道總裁,在ppt投影片前面量化分析直直上升的業績,顧盼自如,好不風采!

 

這位吃瓜老總裁,可以說是頗有伐善施勞的才能,然而他的信眾不多,可以說是只有小店老闆一人,負責在他口沫橫飛時連連點頭,偶爾給出一個眼神放空的禮貌性微笑。為什麼對於伐善的總裁,我們可以用收視率表達對他的欣賞與愛慕,對於滿身功勳的爺爺,就只想憤而離席呢?

 

*

 

毛遂自薦的人才大多給人正面的印象,而吃瓜爺爺一開口就令人做鳥獸散。前者將本身具備的實力展示出來,以待賈者沽之,而後者的實力跟不上浮誇的言語,說出對自己的溢美之詞,只是為了抬舉自己,因此受到眾人唾棄。

 

我認為一個心有仁德又身懷技藝的人,例如:一個想要造福人類的頂尖科學家、一個想要用料理帶給人幸福的廚師,在眾聲吵嚷的時代環境下以語言彰顯自己,讓自己更有機會發揮才能,與孔子所欲宣揚的「仁」並不違背。相反的,若在可以挺身而出的時刻默默地做著無用之功,以有點存在主義的話語來說:這樣無法被眾人發現、無法被辨識的「仁」,等於不存在。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gen Chung 的頭像
Agen Chung

一張試紙一頁書籤

Agen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