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可以跟余華的《活著》作對照]

「明日という希望」中的「希望」並不是正能量充滿、明天會更好的概念,它是一個隨著劇情推進,由實轉虛的詞。


曾經代表愛和希望的男主後來消失,在現實中更是已死,所以希望的本體實質上不存在。而女主之所以能夠常保希望、不斷追尋,女配的嫉妒、丈夫的貪婪和殺男主的兇手不懺悔道實的懦弱都幫了她一把。現實中的希望以最美的姿態出現,被毫無道理的惡意輕易抹滅;幻想的希望被骯髒的人性塑造出來(儘管並非他們的本意)並作為女主追尋的標的。如果沒有現實中的希望作始,女主不會踏上旅途,但虛無的希望讓女主的旅途沒有終點,只能一直一直向前跑,這種在善惡虛實之間無止盡衝刺的旅程就4ㄌㄣˊ森啊!


為了讓觀眾確實感受到被虛實左右夾撃的痛感,導演用女主的人生表「實」,用女主演繹的劇情表「虛」,讓女主的人生與劇情重疊,又賦予女主「演員」這種角色。實中有虛虛中有實且劇中有劇,女主和觀眾於是一同上路。途中女主慌慌張張、觀眾困惑迷茫:他在哪裡?我現在是誰?電影一部拍完了還有一部,人生一世過完還有一世,豪累豪累但4沒有關係!朋友始終會在你絕望時再次喚起你希望,滑稽的逗你一樂後趕著你繼續跑。這樣的善意有時出自無知(如不知男主已死),卻也因無知而呈現出一種直爽的純粹。雖說男主和他的鑰匙代表希望,捎來鑰匙的朋友才是讓希望能一直停留在明日的人。


p.s.雖說女主最後直白的說了:「喜歡不斷追尋的自己。」我倒覺得這句明話反而偏向屬於這部虛實交錯的片子中「虛」的部分。當目標和追尋的身姿都有虛假和演繹的成份,誰能保證這樣的她所述為真呢?(是說也沒有不好啦)
原本預期本文有一個悲觀的結論,竟然沒有?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gen Chung 的頭像
Agen Chung

一沓試紙作書籤

Agen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