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僧內供有一個從上唇橫跨下巴的超長鼻子,讓他行動十分不便,而且別人對其鼻子的竊論,讓內供自尊心受損,因此他千方百計想把長鼻子變回正常的鼻子。在試遍這個那個方法都沒有效果之後,有天徒兒從異國來的高僧那裡得到全新祕方,兩人合力之下,終於成功讓長鼻子變回正常的鼻子,他欣喜若狂:「這麼一來,諒誰都不敢再嘲諷了」,然而,眾人在他鼻子底下的竊笑與議論卻好像沒有因此消停,沒過多久,他竟焦慮到開始希望鼻子再變長。不久後鼻子如他所願的變長,他十分滿意:「這麼一來,諒誰都不敢再嘲諷了。」

 

*註:內供是職稱,在此文中代指名字。

 

內供的願望─肉體亦或群體的完整?

當人身上有某處缺陷時,會想將其修正回正常的樣子。這樣的願望是來自「希望自己是一個完美、完整的樣貌」?抑或想制止異於常人的不安?這篇文章的答案顯然是後者。內供希望把他有缺陷的鼻子變回來,主要還是希望停止他人的竊論,以及自己對鼻子止不住的擔憂。又,若內供真的只是單純在乎鼻子的樣貌,就不應該在鼻子縮小後仍受他人的議論影響。可見「鼻子變正常」並不是他真正的願望,「希望他人對他用正常的眼光看待,讓自己成為眾人的一部份」才是他真心的祈願,所以說比起肉體的完整,他更想要歸於群體,使之納入自己後趨於完整。只要心緒受旁人左右,將永遠在為滿足他人而行動,若他人的祈願能適可而止還好,可怕的是眾口不只能鑠金,還能千變萬化,今天的頭條新聞,可能轉眼就是明日黃花,如果以滿足他人作為夢想,將會徒勞至死。

 

「鼻」─無法視而不見的宿命

「鼻」的缺陷使內供不斷的受他人影響成為必然。

現實中很少見到跟鼻子相關的人體缺陷,提到面容相關的缺陷,人們能直覺想到的還是以眼、耳疾為多,貝多芬失聰、荷馬失明是比較有名的例子。但作者卻挑選「鼻」作為導引故事線的缺陷,這是十分新奇的構想,我想是為了視線的緣故。以旁觀者而言,鼻子位於臉部正中央,是兩面孔對視時,完全遮掩不了的部位,是無法辯解的缺陷。以缺陷者而言,眼睛就位於鼻子正上方,可以清楚的見到他人對其鼻子的視線。換句話說,他人窺伺其鼻子時,缺陷者完全無法閃躲其視線,視線背後的鄙夷、憐憫或嘲笑等思緒必須全數接收,無法視而不見。對缺陷者而言,可以說缺陷和他人視線是一體成形、切割不得的。因此,要內供秉持出家人不受俗務悲喜、色即是空的道理,是極有難度的。

另外,「鼻」帶給內供的災難是外在的,只要能被他人所見,他人便能參與在災難之中(一個視線就是一個傷害),無法排除之。相對而言,內在的異常之處,如谷崎潤一郎《痴人之愛》中主角的蘿莉控慾望,就能在芸芸眾生中隱藏,利用製造一個奇異且隱蔽的空間,讓慾望在裏頭不被他人所見,並得到充分宣洩。因此相比隱晦的缺陷,內供的缺陷造成一場赤裸裸的災難。

 

尋高僧、滾水蒸,一頭熱的努力不如一句笑語

作者從內供的行為、以景寫情等方式,以極大篇幅描寫他對鼻子的在乎以及努力,甚至寫得相當細緻,如以熱水蒸鼻子時,配置木板的方式、被踩踏鼻子時的姿勢等。他人在內供努力許久之後只需一句笑語,就能毀滅其全部努力,而這句輕飄飄的話語,卻可以傳遍全城,顯得格外諷刺。可以縮短鼻子的祕方來自「中國來的高僧」,高僧的來歷背景寫得很詳細,尤其強調其來自異國的經歷。內供在得到這個資訊之前早已尋遍國內治療方法,且幾乎放棄希望,此時秘方從其從未涉足的異國而來,跨越他的常識界線與絕望,令他重燃希望。秘方到手有多不易,成功治療鼻子的喜悅就有多高,從喜悅的雲端跌落所造就的戲劇性也將更添張力。

 

p.s.翻譯比較可惜的地方:

原:内供は日常の談話に、鼻という話が出て来るのを何よりも恐れていた。

翻:在日常對話中,他總避免提及有關鼻子的話題。

→翻譯不太能傳達原文中,內供對他人言語中出現「鼻」一詞的恐懼。

 
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gen Chung 的頭像
Agen Chung

文學喝一杯

Agen Chu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